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七门调 > 80、我是不是个大美女?

80、我是不是个大美女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灰芸珊那一巴掌拍下去,整张老鼠皮发出一声闷响,瘪了下去,薄薄的一层皮贴在桌面上,我疑惑的看着那张老鼠皮,从未见过这样的术法。
  
  那边,灰芸珊已经捏剑指,闭着眼睛叽里咕噜的念了一通咒语,只见那老鼠皮慢慢的又重新鼓了起来,一张皮被撑开,橙红的鼠皮因为被拉伸变薄而变成了肉粉色,大小如床上的婴儿一般,五官四肢全都显现出来,吱吱两声,紧接着,一个活灵活现的小婴儿便真的形成了。
  
  跟婴儿床的那一个一模一样。
  
  灰芸珊还在念咒,又过了一会儿,剑指朝着老鼠皮做成的婴儿嘴上压下去,之前的吱吱声瞬间消失不见。
  
  灰芸珊这才收了手,将婴儿抱起来,交到灰三娘手中,叮嘱道:“三娘,规矩你都懂,不管在什么情况下,千万别让它开口说话,一旦开口说话,后果你懂的。”
  
  灰三娘连连点头:“我懂我懂,芸珊你放心吧,我不会坏事的。”
  
  灰芸珊点点头,又将手里的铜管递给灰三娘,说道:“万一……”
  
  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灰三娘将铜管接过来,小心揣在身上,“芸珊你快回去休息吧,等今夜办完了事情,我回老宅找你。”
  
  灰芸珊应了一声,又说道:“木家村的事情很棘手,老宅那边一直不让你掺活这件事情,你就是不听,今夜如果不成功,老头子那边恐怕……”
  
  “我已经搬出来,自立堂口了,虽然挂着灰仙堂的名字,但与老宅算是划清界限了,如果真的出了事,责任我一人担,不会连累老宅的。”灰三娘立刻表态。
  
  灰芸珊无奈的摇头,转而又意味不明的看了我一眼,似乎有话想说,可最终到底还是忍住了,默默地离开。
  
  其实她不说,我也明白,她不想我拖灰三娘下水,但我已经劝过灰三娘了,这个果敢有主见的女人,是不会听我的。
  
  灰三娘手里抱着那个假婴儿,冲着我得意的一笑:“菲菲,你看像不像?比起你的纸人来,是不是技高一筹?”
  
  “这技艺真的是出神入化,我自是不能比的。”我拿来一旁婴儿服帮着灰三娘给假婴儿套上,那小胳膊小腿的,就连身上的肉肉,摸起来都是那么的真实,眼珠子滴溜溜的转,除了不会发声,其他的分毫不差。
  
  我想到灰芸珊说的话,问道:“这假婴儿的嘴被做法封住了吗?如果它开口说话会怎样?”
  
  “不会发生的事情就别问了。”灰三娘胸有成竹道,“走吧,现在一切安排妥当了,咱们出发吧,抓紧时间,速战速决。”
  
  ……
  
  灰永刚和灰重山站在楼下等着,车子也都已经备好了,一行人上了车,一路朝着木家村的方向开去。
  
  车里,灰永刚显得有些焦躁不安,灰三娘瞥了他一眼说道:“你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,三十多年了,还没放下?”
  
  “就没拿起过,谈什么放不下?”灰永刚倔强道,“三娘你别揶揄我。”
  
  “切。”灰三娘白了他一眼说道,“永刚,我要提醒你一句,无论以前你对那个木禾堇产生过怎样难忘的感情,今夜都给我塞到后脑勺去,她已经死了三十多年了,到时候要是诈了尸来勾引你,你可给我看清楚了,别再重蹈三十多年前的覆辙!”
  
  “别把我还当三十多年前的毛头小子看扁了,行不行。”灰永刚信誓旦旦道。
  
  ……
  
  木家村比我想象中要荒凉的多,房子是经典的徽派样式,零零落落二十多户,散落在大片的荒草灌木丛中,三十多年没有活人居住,家家户户却都亮着灯,四周拉着警戒线,周边的大树上也拉着彩灯,一大片一闪一闪的,可在这夜色中,却显得愈发的阴森。
  
  与木家村一路之隔是一条长长的水库,能看到对岸灯火通明,烟火气十足。
  
  我们就靠着水库边停车,水库边上有一个架在水面上而建的两层水泵房,几个人围在水泵房周围说话。
  
  我们下了车,灰三娘轻车熟路的走过去,冲着靠着水泵房墙角坐着,吧嗒吧嗒抽着大烟袋的老者说道:“杨大爷你在啊。”
  
  “这几天都在。”老者就着墙面磕了磕烟锅子,对旁边几个年轻男人说道,“都回去吧,后半夜看清形势再来。”
  
  从那几个年轻男人的穿着来看,应该都是分配过来守着警戒线的人,杨大爷这么一说,他们果真离开了。
  
  杨大爷又看了我一眼,问灰三娘:“新来的帮手?”
  
  “是自己人。”灰三娘答道。
  
  杨大爷点点头,这才打开了话匣子,大烟袋指了指对面木家村,说道:“那间房的灯亮了。”
  
  “我猜到了。”灰三娘说道,“我以为半个多月前就会亮起来,却没想到等了这么久。”
  
  “小心啊三娘。”杨大爷说道,“守村人守村人,守了这么多年,终究是要爆发了。”
  
  说完,杨大爷收起大烟袋,背着手,一步一晃的离开了水库边。
  
  我忍不住问道:“三娘,这个杨大爷是什么人啊?看起来在这一片还挺有地位的样子。”
  
  “杨大爷是这片水库上的守夜人,在这儿做了一辈子,守着水库,也守着木家村。”灰三娘叹了口气说道,“杨大爷不是本地人,年轻的时候,在不知情的状况下,娶了木家村走出去的女儿,生了一个帅气的儿子,儿子据说很优秀,考上了大学,本应该留在学校任教,却忽然消失不见了。”
  
  “不仅仅是他儿子,就连他老婆也同时消失了,他多方打探,才追来了木家村,找到了他的老婆,见到了已经痴傻的儿子,杨大爷心如刀割,从此便留在了这里,再也没有离开过。”
  
  “为了救出老婆孩子,杨大爷查了很多资料,听了很多老故事,又找了不少高人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,他的儿子做了木家村的守村人。”
  
  “什么是守村人?”我问。
  
  “所谓守村人,顾名思义,就是守着村落、护村落一方水土安宁的人。”灰三娘解释道,“你如果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,几乎每个村落,过几年、十几年,就会出现一个感觉脑袋不灵光的人,他们智商不全,整天乐呵呵的,浑身透着一股蛮力,却从来不伤人,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请他帮忙,他都冲在最前面。”
  
  “好像的确有。”我说道,“他们有的是生下来就智商不全,有的是后天的,比如发高烧之类的,烧坏了脑袋。”
  
  灰三娘点头道:“对,在我们看来是这样,但是相传,这些人其实上辈子都是大奸大恶之人,活着的时候作恶多端,死了之后,在阴曹地府受尽刑罚,为了赎罪,他们甘愿被抽掉一魄,转世投胎来到世上。”
  
  “这些人的魂魄,本来就带着极大的煞气,有他们在,能够帮助村民们挡煞,消灾解难,以此来积攒功德,换取下一辈子投胎转世,能够有个好结局。”
  
 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,但转念一想,又觉得不对,“不管那些人是不是如传说中所说,但木家村这些变得痴傻的人,应该是人为的,而不是什么天生的守村人吧?”
  
  “菲菲,你忘了,木家村以前是什么地方吗?”灰三娘提醒道,“这里曾经可是宋朝的边疆,年年征战,大批的将士倭寇在这儿送了命,阴煞怨念之气冲天,这里,不是一般人能压得住的地方,一般的魂魄也不行。”
  
  我立刻明白了过来:“木公主的魂魄想要长久的留在这里,必须有人帮助她挡煞,而她所仇视的副统领,首当其冲,男人大多天生阳气重,但一个两个显然是不够的,所以,副统领的九族乃至后代中的男丁,全都成了牺牲品。”
  
  “由此看来,木公主的业障真的是太深了。”我说道。
  
  木公主为了大大统领殉情,为了找到大大统领的亡魂,留在……不,是霸占了这片沙场,可是这片沙场的煞气足以吞没她,所以,她选择了这条路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