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太阳系幸存者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超凡入圣的剑法

第一百四十二章 超凡入圣的剑法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好锤法!这套《霸天锤法》,冯守已经深得其中精髓了!”
  “赢得好!赢得十分精彩!”
  “惊世大战啊!哈哈哈哈!”
  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  高台上众多老者见冯守走上来,纷纷不吝啬夸赞之语,将冯守好一顿吹捧,丝毫不顾及面色发黑的王逸,和他身后两个冀州来的归元境高手。
  杜三山见王逸面色难看,摆摆手制止了一群长老越发肆无忌惮的吹捧,轻笑道:“这两个孩儿武艺都十分娴熟,此场也不过是险胜一招,有什么好夸赞的!当年胜过我的方老头,这些年不是也多次败给我,一时之胜,切勿骄傲自满!”
  听他这么说,不止王逸面色发黑,连李宗也开始面色发黑了,这老东西口中的“方老头”十有八九就是方禹,他摆明了在一群晚辈面前挖苦老对头,李宗作为禹州代表,如何能笑得出来!
  “咳咳!”
  见李宗也变了脸色,杜三山自知失言,连忙咳嗽两声掩饰脸上的尴尬,笑道:“冀州的孩儿剑法修行的不错,但是年龄小心智还差了点!须知,喜怒不形于色才能发挥出十二分实力迎敌,以后还需多多改善!守儿的锤法进步不小,脑子也灵光许多了,值得赞许!”
  王逸恭敬的点点头,不谈杜三山在联盟中尊贵的身份,仅论他可以让众人仰望的修为,指点晚辈每一句都是金玉良言!
  “我信你个鬼!你个糟老头坏得很!”
  李宗听到他说的话,心里忍不住嘀咕,什么人能做到“喜怒不形于色”,就连杜三山这老家伙和比他厉害的炼虚境高人都做不到,他这么说听听就得了!
  场中三场比武,李宗和声名不显的冯守皆胜出,而且两人施展出的实力都极为惊人,这给了高台上其他还未出手的三人心头极大压力!
  “青州秦建自不量力,愿请徽州张兄指点一二!”
  不用杜三山发话,秦建率先站了出来,他选择了坐在身边的张金岩,两人显然是提前交流过,想借此机会切磋一下的。
  张金岩面色笑意点点头,提着长剑走下比武台。
  两人皆是用剑的天才高手,李宗与秦建交过手,对他的剑法略有了解。至于张金岩,虽然见过他和王逸交手不分胜负,但是了解几近于无,因此这也是一场对于李宗来说,十分需要仔细观摩的对决。
  偌大的比武台场中喧闹声震耳欲聋,直到秦建与张金岩走上比武台,声音才渐渐沉寂下去,纷纷集中精神等待着又一场激烈对决开始。
  “青州秦建!”
  “徽州张金岩!”
  两人各自持剑走到比武台中心,抱拳见礼,秦建手捧着长剑轻声道:“此剑名为追月剑,秦某持此剑纵横青州同辈之中数年,未曾一败!只输给过禹州李兄半招!”
  张金岩见此也将手中暗红色的长剑横呈在胸前,轻笑道:“此剑名为赤红剑,乃是家父所传,张某仗此剑横扫徽州同辈,至今也未曾一败,此次前来贺寿,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,看来此次并州之行,张某是凶多吉少了!”
  “哈哈哈哈!”
  两人对视一眼,皆是忍不住大笑起来,两人在各自州中皆是最强的绝世天才,但是放在九州之中,面对高武李宗这些实力超绝的同辈,谁也不敢说自己能保持不败到最后!
  秦建挽了个剑花,笑道:“张兄先请!”
  “咻咻咻!”
  张金岩也不跟他客气,手中赤红长剑向着秦建连斩出数十道剑气,整个人也随后追身而去。
  “铛铛铛!”
  秦建的剑法极其擅长单对单,且本身内力浑厚惊人,丝毫不惧张金岩杀气凌然的攻势,挥剑催发剑气与张金岩激烈交手起来。
  两人的剑法技艺都十分精湛,堪称此道中出神入化者不为过,只不过张金岩的剑法厚重威严,剑路正大光明出剑气势宏大,与秦建交手在一起声势惊人,比刚才王逸与冯守的比武好看了太多。
  “咻咻咻!”
  两人交手互攻五十多招,秦建已经将张金岩的剑路熟悉了七七八八,双手紧握追月剑快速斩出漫天剑气,直扑张金岩而去。
  “斩!”
  张金岩剑法境界不在他之下,而且剑法威力惊人,也已经摸清了秦建的剑法擅长奔袭追逐,此时秦建主动攻来正合他意,手持赤红剑斩出一道巨型剑气一跃而起,准备与秦建硬憾此一击。
  “轰!”
  剑气碰撞在一起,空气中炸开一波波气浪推向远方,两人兵器相接后近身疯狂缠斗在一起。
  “叮叮叮!”
  两人的身法都快至鬼魅无影,在偌大的比武场中奔走跳跃激烈交手,场中大多观众连两人的身影都捕捉不到,只能看到一道道剑气不时从剑光中冲出来射向天际!
  张九天看的面色焦急,有些慌张的低声问道:“李宗大哥,你看我大哥和秦建大哥谁能赢?”
  李宗微微摇摇头,说道:“秦建虽然修为境界略胜一筹,但是你大哥的剑法攻势惊人威力极强,还要胜过秦建一筹,两人就这么打下去结果难料!”
  听李宗这么说,张九天只好无奈的点点头,继续紧张的睁大双眼,视线追逐着比武台上两团疯狂碰撞在一起的光影。
  李宗没有再多言,刚才所说也只是为了安慰张九天,其实两人交手结果他已能够预料得到。
  当初李宗手持青锋剑身具《阳极真经》这种绝世功法,剑气杀伤力在同境界还要胜过张金岩一筹不止,都与秦建交手数百招才胜出一招!
  张金岩虽然剑法威力惊人,但是秦建的实力也是李宗亲自交手过心知肚明的,而且现在场中秦建的修为境界还要略胜张金岩一筹!依照两人这种交手节奏,张金岩不使用绝技最多再来两百招,便要后力不继了!
  两人剑法境界相同之下,只能说,秦建果然是天下第一大观平天观精心培养的继承人!
  和李宗一样乡野出身的徽州盟主张观,自己虽然实力厉害的惊人,但是培养子弟的经验还是要略逊平天观老怪一筹!
  场上两个少年出剑速度极快,近乎疯狂的激烈交手下,短短一刻钟之间两人便已剑过两百多招。
  “叮!”
  长剑划破天空,剑气飞射向天际,两道身影在空中一触即分,落在比武台中心。
  “张兄好剑法!”
  见秦建拱手称赞,张金岩面色有些苍白,拱拱手脸上勉强露出笑容说道:“秦兄客气了!”
  客套了一番,张金岩长剑归鞘,面色有些无奈的缓缓走下比武台,只留给场中数万双眼睛一道落寞的背影。
  秦建此时还算的上是中气十足,心中喜悦无比,有心想和冯守一样欢呼雀跃的高喊几声,但是深受家中长辈影响的他最终还是选择抱拳向着四方一礼,快步走下比武台。
  “两位好剑法!”
  见两人一前一后走上高台,李宗笑着走上去搂着两人肩膀笑道:“真是让我大开眼界!”
  张金岩和秦建皆知李宗的剑法绝对不在自己之下,甚至还要更胜一筹,笑着交谈几句,坐在一起低声谈笑。
  比起前面三场,张金岩和秦建两个剑道高手的交手,更让人感觉眼花缭乱心生向往,杜三山站起来高声笑道:“张观这小子相当厉害,我平生也未见过几个比他更出色的年轻人,没想到他教孩儿也很有一手!”
  张金岩知道这老家伙已经二百四十岁,自己父亲张观不过六十多岁,只勉强有他四分之一,他这么说虽有几分倚老卖老的嫌疑,但是也不是他一个小辈能出言不敬的,只好站起来赔笑着说道:“晚辈天资愚钝,给父亲丢人了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