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太阳系幸存者 > 第一百三十章 神锋府劫难急!《新书求收藏》

第一百三十章 神锋府劫难急!《新书求收藏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二天天色一早,李宗叮嘱了铁玉香和水氏姐妹后,目送三女离开。
  盘坐在床榻上的李宗默默推算着血煞门会如何配合张青,算了大半天,还是找不到头绪,只能先登陆真武天宫去见见王虹。
  华丽壮观的天宫里依旧喧闹,李宗却无心像往常一样四处闲逛,直接返回店铺之中等候王虹。
  面孔绝美身材高挑曼妙的王虹,穿着一身淡紫色长裙登上天宫,见李宗面色凝重的看过来,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了?这么不高兴!”
  李宗搂着她纤细的腰肢,“家里怎么样?”
  “都忙活着呢!”
  王虹嗔怪的按住他作怪的手,汇报道:“府里几个丫头最近修炼剑法痴迷,也不用怎么操心,倒是你怎么一脸凝重的样子?”
  “张青要动手了!”
  李宗出口便说出这个惊人的消息,见王虹有些慌张,安抚道:“不用太担心,他跳不了多高,这两天就能把他收拾了。”
  “你小心一点自己的安危,我们现在《真武纪元》里的一切都靠你支撑着,千万不要以身试险!”
  王虹微微皱眉,叮嘱了一番后不满的说道:“你整天让我在府里呆着,我连找个对手的机会都没有,也帮不上你的忙。”
  “对不起!”
  李宗紧紧搂着她,轻抚着她的长发,面带歉意的说道:“我知道是我太自私了!”
  王虹抚摸着他的脸颊,无奈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担心我,可是这里也不是现实,藏在你身后也不可能一直躲得掉四面八方来的危险。”
  李宗点点头,心中已经有了决定。
  两人安排好李府中事宜,李宗退出真武天宫,心中却仍旧在想着王虹说的话,知道自己确实太霸道了。
  也许,真的应该让她试试,若是不行的话,再做决定!
  李宗被禁足,只得在房间中修炼内功,听了一天院外叮叮当当的锻造敲打声,仿佛动人的乐章在耳边响起一样。
  听到铁玉香和水氏姐妹的脚步声接近,李宗从床榻上起身。
  “准备妥当了?”
  铁玉香知道他问的是寿宴的事情,点点头,有些不解的说道:“今天张青将膳房中的事物都安排给了老七,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?”
  李宗知道老七就是周岩,因为在二代弟子后代中排名第七,所以府中亲近的人都叫他老七。
  “不要慌!”
  李宗微微摇摇头,说道:“到了这种地步,他绝不可能冒然改变计划,这个套他是钻定了!我和祖师担心的不过是血煞门会不会入局,投入力度大不大的问题,你们不用过多担心,明日若是府中陷入混乱,你们三个只管护全自己。”
  三个少女自然是一切依他,乖巧的点点头答应下来。
  夜色微凉,李宗闭着双目正在修炼内力,便听得一道微不可闻的脚步声逐渐接近,最后停在院落门外。
  “有人!”
  通脉境八层修为的铁玉香率先反应过来,面色疑惑的看向李宗,引得水氏姐妹也纷纷收功。
  “我出去一下!”
  李宗抬手制止了三女起身,长叹一口气站起来,推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  寂静的夜色下,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院门外,背对着李宗,月光洒下来,让人更加看得清他这些年逐渐泛白的长发。
  “师尊!”
  李宗走到他身后,躬身一礼,低着头不敢去看他。
  “到我院中聊聊吧!”
  身穿灰袍的公羊治转过身,脸上充满复杂之色看着面前的小徒弟,叹了一口气后,带着李宗返回自己的小院中。
  院中参天大树下,李宗和公羊治面对面坐在石桌两边,皆是沉默不语,李宗随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瓷小瓶和两个玉杯,先给公羊治斟满了一杯。
  “你竟然还会带着这种东西!”
  公羊治忍不住有些惊异,没想到李宗竟然还准备了酒水和酒杯。
  李宗自然不好对他解释,自己是从玩家物品格子中取出的,举起酒杯恭敬的说道:“师尊请!”
  两人饮下一杯,公羊治有些感慨的说道:“我仍然能记起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那时你十分落魄,穿着一双露出脚趾的草鞋。虽然看起来像个泥猴子,却人小鬼大十分聪明,从那个时候,我就从未小看过你。”
  李宗仍旧沉默,面色有些低落,似乎想起了往事。
  “纵然我已经察觉到你的不凡,可是却没有想到你一次又一次让我刮目相看,我本以为若是寻不到玲儿,就在安阳城中终老,将这一身锻造技艺传授给你和玄儿也是好的。可是真龙怎会困于深渊,你就像一颗冉冉升起的太阳,将光芒和荣耀洒遍天武郡,连你的师伯师叔们都羡慕我!我孤苦伶仃半生,没想到唯一让我有所慰藉的,便是收了下了你!”
  公羊治说到这里,双眼中包含愤怒与痛苦,一拳砸在石桌上低吼道:“可是你为什么要碰玲儿,你们两个我都视若为命!你已经有这么多美若天仙的少女,为什么还要动她!“
  李宗刚想出声解释,迅敏无比的双耳却微微抖动,捕捉到了两道细微的动静,一道来自于数丈外玲儿的房间中,另一道却是从远到近,此时潜伏在院落外。
  “你们两个是兄妹啊!”
  见李宗仍然低头沉默不语,公羊治恨声说道:“你这么做,将我置于何地!让我如何在神锋府里抬起头来!”
  李宗微微抬起头,对视着他的双眼,语气坚决的沉声道:“我不觉得除了我还有人配得上她!”
  “砰!”
  “你这个孽障!”
  公羊治听得他硬着脖子倔强的回答,气的一巴掌将石桌半边拍的粉碎,恨恨的看着他。
  李宗却低下头,闭上双目将探听之术提升到最高,直到察觉到院外那道气息渐渐远去,才放下心来。
  抬起头对视上公羊治通红的双眼,李宗有些突兀的尴尬一笑,让公羊治又气又恼!
  “你这个孽障,我不求你如何宠她,只要你多留些时间陪她,我纵然被天下人耻笑,也不会怪你!”
  公羊治的身影渐渐远去,只留下无奈中带着疲惫的话语,在这座小院中响起。
  李宗仍然沉默的坐在半张石桌前,给自己倒了一杯天武郡最引以为傲的美酒“听风饮露”,仰首一饮而尽后,转身离开院落,并未如同公羊治所想的那样去陪陪玲儿。
  这一场变故中,最受伤的莫过于公羊治,李宗在他心中是自己的衣钵传承,与亲生儿子一样!
  失散多年寻回后的玲儿他也亏欠良多,在他心中女儿比自己的命更珍贵!
  这一对至亲之人发生这种事,注定要让他丢尽脸面!
  可是他却无法去舍弃,去抛下任何一人,纵然以后要被更多人嘲笑抬不起头,他也说不出让两人强硬分开的话,生怕会失去任何一个。
  潦倒凄惨半生,他再也经不起任何悲剧,再也不想因为自己而让两人痛苦!
  这一场变故,注定以他败退作为结局!
  李宗脚步轻快的离去,站在自己房间里的少女却泪流满面,瘫倒在地上。
  李宗不问缘由也不忍拆穿她,愿意抗下骂名和罪责!
  公羊治更是视她如命,从始至终未曾责怪过她一句!
  紧紧握着手中玉环,少女绝望的泪眼中闪烁着无尽的痛苦。
  返回院落中,李宗继续进入修炼,他并不担心公羊治现在会如何痛苦,也并不后悔瞒着公羊治,他唯一担心的是如何在事后妥善解决玲儿的事情!
  祖师啊祖师!你千万不要让弟子失望啊!
  李宗心中祈祷着,直到天色明亮。
  威名传遍数州的神锋府内张灯结彩,高大威严的大殿前摆放着数百张桌子,坐满了神锋府大量锻造师与家眷,铁锋候笑容满面的从大殿中走出来,接受众多弟子与锻造师的祝贺。
  “祝师尊早日晋升匠神,寿命延年千岁!”
  “祝府主早日晋升匠神,寿命延年千岁!”
  “祝祖师早日晋升匠神,寿命延年千岁!”
  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  排山倒海的恭贺声传来,让铁锋候开怀大笑,摆摆手示意众人坐下,朗声道:“今年虽有不顺,但是喜事总比坏事多。不但解决了老五的事情,让我多年放下多年担忧,更是收下两个天赋超人的徒孙,让神锋府后继有人,所以这寿宴我才愿意召集大家庆祝一下,大家今日尽管放开了畅饮!”
  “将宗儿唤来吧!”
  听得铁锋候吩咐,铁玉香连忙脚步轻快的去找李宗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