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太阳系幸存者 > 第一百零七章 平天观之行 《新书求收藏》

第一百零七章 平天观之行 《新书求收藏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和连娟亲昵了一会,李宗让她早点休息,自己也从天宫中离开,盘坐在水氏姐妹旁修炼内功。
  第二天一早,三人就整理好装束,在谷长老的目送下,坐上马车赶往九州第一道观平天观。
  青州都城北,城外有十数座风景秀丽的千丈高山,连绵一片的十数座山头都是平天观的私产,平天观就矗立在其中最显眼最高大的一座山顶。
  来到山脚下,李宗抬头便看到整座千丈高山都被平天观打理的十分精致秀丽,半山腰上修建着一片古香古色,精雕细琢精美丽无比的阁楼。山脚下一条整齐光洁的石阶直通山巅,不时有身穿道袍的身影,在山间一闪而过。
  秦建早就得了父亲的吩咐,一大早就带着几个年轻的男女道士道姑在山脚下等着,见李宗与水氏姐妹赶到,连忙迎上去。
  “李兄!”
  李宗带着水氏姐妹走下马车,连忙笑着迎上去:“劳秦兄久等了!”
  秦建笑着说:“能够等来李兄驾临,平天观蓬荜生辉,等再久也无妨。”
  两人客套寒暄一会,李宗将水氏姐妹介绍一番,秦建也将身后身穿道袍的两男两女介绍了一下。这四人皆是平天观家传弟子,与秦建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,一名看起来年纪较小面孔稚嫩的女子叫方柔,另一名个子高挑表情冷淡的女子叫赵琳,其余两位年轻的道士风度不凡,分别叫秦严和张裕。
  因为平天观属于子孙观也属于丛林观,所以观主和大部分观中高层皆是家传道法,秦建爷爷便是当代观主,其父以后也会成为接替者,秦建自然也是潜在接班人,而这四位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皆是他以后的左膀右臂,所以他带着最亲近的四人一同来迎接李宗。
  一行人边走边聊,秦建笑着介绍道:“平天观已有两千多年历史,我秦家先人执掌平天观也有八百多年了,这座平天山还是我先祖执掌平天观时定下的名字。”
  “两千多年?”水妙有些忍不住惊叹一声。
  李宗自然早就知道平天观的历史和复杂的关系,笑道:“平天观能执掌天下道门牛耳两千多年,靠的就是团结和传承,一座山倒是代表不了什么。”
  “李兄高见!”
  李宗一句话正好说中了秦建的心事,让他忍不住赞叹出声道:“李兄果然聪慧,怪不得我祖父称赞李兄。”
  “哦?”
  李宗装作十分高兴的笑道:“小弟居然有幸得秦观主称赞?”
  秦观看了一眼身后的四人和水氏姐妹,见都不是外人,笑道:“前两日李兄故意让了我一招,使我颜面幸存,我祖父闻之,高声称赞李兄以后必为九州人杰!我祖父可是一百多年来也未曾高看过后辈了。”
  水氏姐妹倒还好,知道李宗为了避免横生枝节所以让了秦建一招,面色还算淡然,秦建身后的四名同伴脸色就有些惊骇莫名了,毕竟秦建在青州同辈中未尝一败,数日前与李宗战平就已经让李宗声名大噪,谁知道今日秦建就亲口承认李宗让了他一招。
  “半招!”
  李宗自然不想出这个风头,连连笑道:“秦兄不要捧杀我,不过是半招而已,再说我们只是比武台切磋,哪里能分得出高低。”
  秦建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对李宗好感更甚,也开始明白为什么长辈都嘱咐他交好李宗。
  一行人沿着山路走走看看,秦建则在一旁给李宗和水氏姐妹介绍风景,不过短短半个时辰便登上山巅主观中,众人也熟络起来。
  “表哥好!诸位兄台,师姐师妹好!”
  众人正站在高大华丽的平天观门前叙话,一道高大的身影从观中走了出来,脸上带着笑意。
  “天放什么时候来的?”
  秦建连忙招招手让他走到身前,笑着给李宗介绍道:“这位就是我的表弟杨天放,想必李兄已经识得了,上次我表妹无礼惹得李兄不快,幸得李兄宽宏大量!”
  “哈哈!”
  李宗点点头笑道:“秦兄多虑了,小弟可从来不是心胸狭窄之人。”
  秦建这才放下心来,杨天放不但是他表弟更是他最得力的帮手,若是李宗心中仍有芥蒂,让他也感觉为难,此时见李宗尽释前嫌,满面笑容的领着一行人进入道观中。
  道观虽然对外开放,但是只有一些身份地位不差者才能得以进观参拜道祖,秦建带着李宗一行人走过,见到的观中客人也不过才十指可数,皆是气势不凡的武者带着家眷前来参拜。
  整座山巅道观比李宗的府邸也大不了多少,除了观前一座道祖大殿,后面不过十几个小院子,居住的都是观中身份尊贵的高层,至于一些弟子和仆人只能住在山腰上或者山脚下。
  秦建带着李宗游历了一圈看了半天风景,到一处院落中休息。
  院落中一行人坐下饮茶,闲聊间,秦建问道:“听闻李兄炼药之术高超,昨日拜访了青州药部,不知可有什么收获?”
  李宗轻笑道:“说来也是巧合,以往在禹州药部炼制高级丹药,试图突破炼药宗师之境却未能如愿,昨日在闫师伯的指点下,第一炉便福至灵归,成功晋级了炼药宗师境界。”
  “哦!”
  秦建也只是随口一问,没想到李宗居然真的已经是一位炼药宗师了,他自然不会认为李宗如今的身份地位还需要说假话,笑道:“李兄这么年轻的炼药宗师,只怕在九州之内也是屈指可数了!”
  一旁坐着的杨天放与四名平天观弟子皆是有些难以置信,不过考虑到李宗应该没心情开这种玩笑,纷纷祝贺李宗。
  李宗谦逊的笑着点点头。
  闲聊一会,见时候差不多,秦建吩咐仆人安排午膳,一行人在观中吃了一顿素斋,味道倒也十分鲜美,想必烹饪时也花费了不少心思在上面。
  用完午膳,水氏姐妹想去观中参拜道祖,李宗自然跟随着一同前去。
  走进高大庄严的大殿中,三座数丈高栩栩如生的雕塑矗立在眼前,中间须发皆白,相貌和蔼慈祥的老者手持蒲扇,便是至高无上的太清天尊。左手边一位中年男子相貌,面色威严单手掐印,便是至高无上的玉清天尊。右手边青年男子相貌,面色冷酷背着长剑,便是至高无上的上清天尊。
  见秦建带着三人走进来,两旁极有眼力的小道士连忙取来四个新蒲团放置在神像前。
  水玲珑带着水妙恭敬的跪在天尊面前双手合十,不知在念叨着什么。
  水妙见李宗还在怔怔的站着,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。
  李宗面带歉意的笑了一下,恭敬的跪在两女身旁,脑中却回想起着童年的记忆。
  小时候李宗最喜欢去太爷爷家,因为太爷爷家后面的山上有一座破旧不堪的道观,也是三座这番模样的神像,不过远不及《真武天宫》中还原的精致美观就是了。
  李宗从小就是个充满想象力的人,脑中总是有很多很多天马行空又不可思议的幻想,可惜除了他母亲之外其他人并不会在乎他的想法,但是母亲又常常需要教授学生,没时间陪他,他就喜欢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到道观中,跪在蒲团下在心中发问。
  “我是谁?”
  “谁是我?”
  “人真的是万物中最特别的那一种?”
  “生命存在与死亡的意义,在创造生命的存在眼中,究竟如何衡量价值?”
  “人的意识究竟是如何诞生的?为何同样是血肉之躯,人的意识远超其他血肉生物无数倍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